朱大鸣:开发商大佬们为何集体看衰楼市

时间:2014-12-18 10:45:05 | 作者:朱大鸣 | 来源:中国建筑新闻网

  孟晓苏先生将没有了调控开发商不知所措的情形比喻成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这个综合征说得意思是受害人反而阻止警方逮捕劫匪,这令瑞典政府感到不可思议,于是斥重金研究,研究结果是一种心理疾病,缘自患者与绑架者共同生活,对其产生某种程度的认同感,也可称为“人质情结”。

  恰如孟晓苏先生所言,这个不可思议的心理学现象在房地产领域表现很突出。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度对房地产只字未提,这令一些开发商很恐慌,媒体报道称,“2013年之前的十多年,虽然说楼市是政策市,房地产调控政策年年出,但其实我们并不害怕调控,因为知道大体方向在哪里,但是从2013年开始,中央对房地产调控提得少了,这让我们感到心里没底。”上述开发商进一步表示,尽管房地产应该由市场主导,但多年以来,政策变化对房企决策起着决定性作用,“有一天忽然没政策了,我们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走。”

  中国房地产市场受到政策市主导好多年,商人们对于政策的敏感性是基于正常的经验和教训总结,想当年,如果没有对政策市足够的重视,不仅是吃亏的问题,而且可能血本无归。一轮一轮的教训积累当前开发商们对于中国房地产政策特别的敏感。如今管理层突然不再提及房地产政策,模糊的态度岂能不令他们感到焦虑。

  当年很多开发商对于政策打压不满,但毕竟房地产还是有着比较明确的方向,人们的普遍心态是利空出尽利好自然而至。任志强的夜壶论尽管粗野,然而确实反映了当时的管理层对待房地产市场的矛盾心态,即希望通过房地产投资和消费,来带动经济增长,吸纳巨额货币;而又不希望房地产市场泡沫生成,导致美式泡沫危机。

  政策晦暗不明最大的影响是楼市存在的普遍心理焦虑。潘石屹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没有提到房地产,心理感到酸溜溜的,冯仑戏称互联网小三扶正,而房地产下堂了,任大炮则表达出这样的意愿:如果货币政策没有发生大的变化,投资下降趋势仍会继续,至少到目前为止没看到任何理由能阻住;朱中一却认为这是好事,以后就是新常态了。无论怎么解读,楼市晦暗不明的未来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楼市政策模糊。

  开发商们一反常态地集体对楼市未来持有悲观态度,与其说是看到市场力量的削弱,不如说是看到了未来政策对于房地产扶持力度降低。过去十几年以来,地方政府基于土地财政和房地产相关税收的重要性,与开发商和银行捆绑在一起,心照不宣地推动着楼市黄金时代。如今这种模式已经走向末路,首先这种模式难以得到民众支持,其次当前价位确实处于一个风险性极高的价位,再次房地产对于经济拉动效应已经从正面转向负面,越来越多的实体经济被挤压,信贷被转移,老百姓生活被透支。

  现实的焦虑还是来自于现实的压力。不仅仅是开发商或银行已经感到既有的房地产开发模式难以为继,就连消费者们也已经日趋冷静下来,那些买不起房子的人已经不再奢想去买房了,因为他们发现,就算竭尽全力也难以企及他们所预设的梦想,已经买过房但被透支的年轻人,买了之后也被债务压力压得疲惫不堪,生活和工作自由度大为降低。管理层也焦虑房地产市场是存在泡沫,这个夜壶是不是还能再用一用。银行焦虑的是大量涉房地产贷款能否不变成坏账,如此等等。

  这些焦虑的传播就导致整个楼市未来的集体性焦虑,焦虑的表现就是开发商们对于政策空窗期的集体悲哀。于是,那种还不如被政策虐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现象就出现了。这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结束,房地产新的模式和时代正在混乱中和迷茫中涅槃重生。

责任编辑: xfu  
分享到:

推荐话题

独家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