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大鸣:新政之后让一些开发商们乐开花

时间:2014-10-30 11:19:03 | 作者:朱大鸣 | 来源:中国建筑新闻网

  央行在十一前没能守住限贷令这底线,出台了一系列救市政策。媒体报道称,政策“大红包”阳光普照了不少开发商,不少二线城市都在黄金周看到了回暖的曙光。不过,在市场出现回暖迹象的同时,也有不少开发商正在懊恼前三季度拿地拿少了,错过了买地的黄金时期。为什呢?据说二线城市一片火爆,以长三角重镇南京为例,国庆黄金周前3天,南京商品住宅已累计认购1100余套,日均认购371套,同比增长36%。

  央行救市政策组合并没有超过2008年救市政策组合的范畴,而且只是萎缩版的救市组合拳。出台这样的政策,冒的风险比效果还要大,但是,我们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突破限贷令这一底线,这是防止投机的最后一道防线。

  即使如此,就让一些开发商懊恼不已,认为土地拿少了。在新政出台的当天晚上,就有开发商下令项目涨价10%,哭穷终于有了效果,等到破涕为笑的这一天。

  虽然十一楼市并未超越预期,但很多人认为,这是因为央行出台的新政尚未落实,一旦落实资金入市,楼市生存状态就会明显好转。但是,即使是央行出台的新政让限贷令一败涂地,银行也有自己的盘算,那就是要控制好风险。问题是,我们金融机构也不会比美国投行理性多少,当年的美国投行不也是疯了吗?出了问题,整个世界买单,高管照常拿高薪。这就是金融机构看到后果,犯了错顶多被骂一下,反正大到不能倒,有美联储在后面开动印钞机支撑着。

  新政出台让人们看到房地产市场之所以多次出现癫狂的真实面貌。摧毁一个经济体莫过于采取货币体系,大量超发的货币会从根本上腐蚀社会肌体以及经济创富的根基。我们早就说过,中国房地产的危机不是断供问题,因为购房者已经深套其中,即使不吃饭也不愿意舍弃房子,但利用债务杠杆投机以及地方融资平台过度膨胀,才是最直接的危机,我们采取的措施是为了这个危机不爆发,而继续放任债务扩大,推迟危机爆发时间点。

  并非管理层没有看到这种逻辑的危险性,只是目前更紧迫的任务是防止经济下滑。诸多刺激方案并没有奏效,重新启动房地产拉动经济似乎是迫不得已。我们明显地可以发现,管理层在救市的时候,采取了限制性救市的办法。

  就当前民心所向来看,反腐与解决房价泡沫,是民众最关切的问题。反腐已经初见成效,官员不敢贪的风气已经形成。房价问题却并没有解决,原因是如果让房价跌下去,不仅仅会让老业主们野蛮砸楼盘,更重要的是谁来拉动GDP的增长。如果任由房价涨下去,因土地利益分配导致拆迁和圈地问题,会激荡社会底层,一旦房价超越了极限,会对金融系统和经济系统造成致命一击。

  时过境迁,还指望土地财政撑门面和依靠房地产拉动GDP的模式,可能已经走到绝路了。原因是虽然“房地产推动经济增长,经济增长推动房价上涨”是循环推动的,但是,虽然价格日益达到一个历史高位,经济增长能否推动房价上涨就成为一个问题,除非出现大量信贷资本再通过各种途径进入房地产市场的疯狂境况。

  因此,央行虽然冒着舆论的压力出台了所谓的“认贷不认房”的政策,但所出台的新政并没有达到开发商们很兴奋的程度。尽管如此,救市政策也成为各家楼盘督促购房者买房的最好理由,再配以今后陆续各大银行不顾风险地执行新政,楼市出现惊天大逆转并非没有历史根据。但是,本来就没有跌只是略微调整楼市如果出现惊天大逆转之后,如何收拾残局呢?我们可能又失去了一次让房地产软着陆的机会。

责任编辑: xfu  
分享到:

推荐话题

独家深度